第519章 单飞

  正当苗青青身体被撩得火起,准备进入到真正的正题时,对面姐姐苗青凤的房门忽然开了。

  本来苗青凤已经爬到苏轩身上,听到姐姐房间的异动,她一个不留神,从苏轩身上跌了下去,痛的哎呀一声。

  苏轩霸王枪也只能临时偃旗息鼓,刚才苗青凤明明喝醉昏睡过去了嘛,难道还要2飞?这可是苏轩想都没想过的,不过想想还真有些小期待呢。

  苗青青也顾不上疼痛,拿起睡衣披起,就往外走。

  “姐,你怎么起来了?”

  苗青青走过去急问。

  苗青凤身体摇摇晃晃,走都走不稳,半眯着眼睛,指了指卫生间方向,原来是被尿憋起来了。

  苗青青很机灵的又去给姐姐倒了杯水,苗青凤从卫生间出来,接过苗青青递过来的温水,喝了口,声音模糊道:“苏轩走了么?”

  苗青青心里一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果把苏轩赶走就坏了,犹豫之间慌乱说:“走了,走了,送你回来后就走了。”

  “哦,你早点睡吧,快要高考了。”

  “好的,我这就去睡。”

  “头好痛,早知道就不和苏轩喝那么多酒了,他就是个混蛋。”

  听见姐姐骂混蛋两个字,苗青青小脑筋又开始浮想联翩,不会是苏轩又欺负骑在姐姐身上欺负人了吧。

  苗青凤摇摆着身体进卧室倒在床上。

  苗青青没立即回到自己卧室,而是跟着去了姐姐房间,发现姐姐倒头就睡,就帮她盖了盖被子,临走将门关上。

  苗青青心里一喜,幸好苏轩刚才没出现,不然就全知道了。

  啪!

  苗青青回到自己房间,将房门反锁,苏轩正拿着床头柜上一本黄冈试卷看,见她回来,夸赞道:“没想到你整天玩,学习还没拉下,真是了不起。”

  苏轩拿的那张试卷,苗青青考了将近满分。

  “谁说我整天玩啦,我聪慧过人,学习小kiss啦。”

  别人夸可能苗青青没这么在意,苏轩这样说,她是真的打心眼里高兴。

  “看你学习这么刻苦努力,我打算奖励你一下,你说想要什么,不管说什么我统统满足你。”

  苏轩一把将站面前的苗青青拉倒在床上,两人滚在了一起。

  苏轩再次解开她的睡衣,苗青青提醒道:“现在别太大声,姐姐还在呢。”

  “这也是。”

  苏轩放慢了手上的动作。

  苗青青邪恶一笑,说:“刚刚我给姐姐喝的温水里放了点安眠药,我们过五分钟她差不多就沉睡过去,我们等时间过了再说吧。”

  苏轩一怔,没想到妹妹这么狠,幸好那点安眠药不会造成生命危险。

  被苗青青撩得浑身难受的苏轩怎么会等五分钟,一分钟也等不了,翻身压了上去。

  苗青青用手捂着嘴巴,生怕声音传到对面姐姐房间。

  苏轩在她身上辛勤工作着,一股股浪花似的冲击,苗青青被刺激地差点昏厥过去,还是强忍着不出声,只是呜呜的轻声低吟。

  房间内空气很快暧昧氤氲起来,苗青青一手捂嘴,一手勾着苏轩脖子,床剧烈摇晃着,宛如人工地震。

  “够五分钟了。”

  苏轩忙碌之余,还不忘提醒下。

  嗯啊!

  苗青青终于得到解放,随着节奏起伏,声音时高时低,一下飞入云霄,一下坠入低谷。

  (省略1000字)

  终于,苗青青紧紧抓着床单的手猛地一握,缓缓放开,大口大口不停喘着粗气,一切都结束了。

  随后拿卫生纸打扫了下战场,她就趴在苏轩胸膛上用手淘气画小圈圈。

  “今晚真的还要走吗,好想让你留下来陪我。”

  苗青青鼓起嘴,撒娇道。

  “今晚你姐在家,以后机会多得是。”

  听见苗青凤名字,苗青青只好点点头,说:“好吧,那你走了心里也要有我。”

  “那是当然。”

  苏轩在她额头上吻了下。

  不得不说,这次苏轩将苗青青的身体开发的更完美了,本来存在于她身上少女的那种青涩属性,渐渐从苗青青身上褪去,现在看脸上气色更好了。

  苏轩相信,一切对苗青青的学习肯定会更有帮助,心情好才能学习好嘛。

  晚上苏轩还是开车回顶钻ktv,虽说女人重要,但对男人来说事业同等重要,一统蓉城必须尽快完成。

  第二天,苏轩照例开车去黑狼会所,不知道熊三刀这次想怎么处理岭南商会。

  路上,苏轩还是给威震天小老婆夏荷打去电话,将威震天同意她去青山市风华集团的事说了,夏荷当即同意。

  苏轩叮嘱她说,白天威震天不在家时,让她也不在家,苏轩对威斯佳那个畜生很不放心。

  说曹操曹操就到,苏轩手机响起,拿起一看正是威震天儿子威斯佳的电话。

  接还是不接,苏轩对这个人挺烦的,如果不是顾忌威震天,可能早就不刁他了。

  “喂,宝贝徒弟,有啥事找师傅?”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接起电话,苏轩还是礼貌的很。

  那头威斯佳道:“师傅你教的东西没空出去实践啊,什么时候你带我出去实践一下,比如那啥泡妞技巧,我们找个妞试验下啊。”

  “嗯,这个问题确实该出来实践下,你爸什么反应?”

  “呵,我爸他管不着我,外面他可能说了算,在家里就我说了算!”

  难得威斯佳这么硬气,苏轩心里一动,计上心来,对于这个威斯佳,苏轩早就看他不爽了,不如借熊三刀的手办了他,也追究不到自己头上。

  于是对威斯佳说:“好啊,行,这两天我就带你出来实践下,你等我电话就行。”

  “好嘞,谢谢师傅。”

  那头的威斯佳高兴挂了电话,带着那股兴奋劲想发泄下身体,在家里找了半天也没做发现小妈妈的身影,妈的,算她走运。

  这头,苏轩开着车到了黑狼会馆,熊三刀手下人手众多。

  上次钟飞鹰带走飞鹰堂一半人手,不过让岭南商会集中兵力全给灭了。

  熊三刀一共五个堂口,可以想象他手下人数之多。

  仅仅一半的飞鹰堂兵力,岭南商会就需要派精锐人马集中消灭,如果黑狼帮五个堂口一起发起进攻,想必岭南商会应付不过来。

  苏轩正想着,会议已经开始。

  长条会议桌上一共坐着六个人,苏轩,熊三刀和四位堂主,其他重要人员坐在靠墙的横椅上。

  苏轩这次还是带着青龙,神偷刘胜,江兴等,分坐两旁。

  会议上熊三刀直截了当说:“近日我们准备再次攻打岭南商会,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要为我们飞鹰堂的钟飞鹰报仇!这口恶气不出,我们黑狼帮怎么在蓉城立足。”

  其他堂主表示没意见,随时可是带兵前往。

  问道苏轩时,苏轩点头没意见。

  整天攻打岭南商会,苏轩都快要麻木了,算起来这应该是第三次攻打了,前几次虽然黑狼帮吃了些亏,总体来说没有伤筋动骨。

  “好啊,苏轩,这次我感觉是走投无路了,全要仰仗你在青山市的力量。”

  熊三刀苦着脸说,很明显,这是要跟苏轩借兵啊。

  苏轩自然是不乐意,尼玛,老子的兵可是留着一统蓉城用的,坚决不能用来给他当炮灰。

  “这事有些难度,不过我只能尽力而为。”其他堂主对苏轩也是一肚子意见,说是结盟,连兵都不舍得出,这也能叫结盟?完全就是抱大腿。

  “不如这样怎么样。”

  苏轩忽然计上心来,对熊三刀说,“我们反正是盟友,盟友嘛,也没必要打仗时候一起冲锋陷阵,这样吧,我们可以作用夹击,分头行动,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苏轩此话一出,当即在会议厅引起不小的震荡,分开行动,明摆着这是要分家。

  苏轩早就想单独干,跟在熊三刀屁股后面,想要统治蓉城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现,现在必须加快进程。

  “嗯……”

  熊三刀考虑着,起先他结盟是为了让苏轩去当炮灰,还有个原因就是京城的车家托人带信给熊三刀,让他找机会除掉苏轩。

  熊三刀计划是先借助苏轩的人去当炮灰,价值利用完之后再宰了他,现在苏轩要分伙干,想要杀苏轩就难了。

  如果现在和苏轩撕破脸皮杀死还好,如果杀不死,让他联合岭南商会对付自己,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

  即使真的杀了苏轩,车家在京城能罩着自己,那车家找人来增援的希望也很渺茫,这是熊三刀的知觉。如果杀死苏轩,他手下的人联合岭南商会打自己,这不是强行树敌吗。

  考虑再三,熊三刀还是决定拖一拖,苏轩既然想要分伙干,那就分伙干,此时盟友的关系就有些不是很紧密了。

  熊三刀挠了挠头,说:“行,分伙干也行,尽快剿灭岭南商会才是重中之重。”

  “那就谢了。”

  苏轩说完就走了,本来熊三刀还想给苏轩施压,让他来帮会做飞鹰堂堂主的位子,让在自己手下干活,这样苏轩手下人不就成了自己人了吗,可惜事与愿违,苏轩想单飞就飞吧。

  其实还有个重要原因让熊三刀肯放苏轩走,就是现在他还不敢肯定苏轩到底是敌是友,他怕真打起仗来,如果他和岭南商会来个里外串通,那自己败得更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