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醉后一刻

  不得不说,苗青凤研制这药酒果然酒劲生猛,就连苏轩这样常年和军神拼酒的人都有些吃不消,现在还真的有点后悔喝这酒。

  “青凤啊,帮我把腰带解开啊,快,我快憋不住了。”

  苏轩醉的迷迷糊糊,见苗青凤还不动手,就有些着急,把她手拉过来。

  忽然苏轩感觉这小手怎么滑滑凉凉细嫩的很,苗青凤的手一般都是湿热,皮肤还稍粗,现在这感觉有点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苏轩管不了那么多,拉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裤裆里塞。

  文静静被苏轩拉着手不知所措,这里是男厕,幸好现在人不多,没人发现。

  文静静心里很复杂,知道这位顾客肯定是喝醉,也是个好人,刚才还替自己出头打跑了几个流氓,还给自己消费。

  救急不救色,文静静这样想着,手上反抗的动作就小了很多。

  “来这里面,外面人容易看见。”

  苏轩还是很顾及苗青凤的感受,拉开门,将她让进男厕的小隔间,从里面反锁。

  文静静通红的脸早已经胀到脖子,想着反正他是醉酒,身上力气也不大,不会对自己构成什么侵犯,手上动作就自然了很多。

  文静静将苏轩腰带解开就扭过头,想出去等。

  忽然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原来是几个男顾客进来方便,文静静慌忙又缩进小隔间。

  这个时候苏轩也刚嘘嘘玩,手上没劲,裤子顺着腿一下子滑落到脚上。

  “咦,我的裤子呢?”

  苏轩眯缝着眼睛,在自己屁股上摸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我裤子哪里去了,谁偷了我的裤子?!”

  声音越来越大,差点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文静静慌乱用粉嫩小手堵住苏轩的嘴,怕惹来外面菜馆的人,于是在他耳边轻道:“你的裤子没丢,在这呢。”文静静用一只手捂着自己眼睛,另一只手帮往上提裤子。

  “哦,在这,哈,我还以为让你脱了。”

  苏轩醉道。

  此时,苏轩的裤子已经基本提了上去,再往上提文静静仅靠一只手根本不够用,她又不好意思看苏轩。

  于是她偷眼从捂眼睛的指缝瞧了下,苏轩穿着内裤,她才稍稍舒一口气。

  文静静还只是个大学生,甚至连恋爱都很少谈过,男性的这玩意让她骚红了脸,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青凤,快点提上,我们出去再接着喝,我就不信喝不过你。”

  苏轩依靠着隔间墙壁,闭着眼说。

  文静静这下犯了难,裤子被卡住,根本提不上,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以前只是从电脑弹出的成人广告上了解一点,没想到男人的东西真的可以这么大。

  看得文静静心跳莫名加快,虽然以后肯定也会找老公,现在提前见到这东西,心里紧张的很。

  文静静刚才只是路过卫生间门口时,看见他倒在地上,所以才想过了帮一把,没想到一帮就难脱身,外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老板找不到自己肯定会扣工资,还是早点解决完这里事情早出去的好。

  于是文静静很狠了狠心,反正苏轩处于喝醉状态,只能用强了。

  啊!

  文静静拼尽全力用力往上提,疼的苏轩嗷嗷直叫。

  “青凤,你干嘛,不让你老公活啦,我下面疼,让拉链卡住了。”

  文静静一下子慌了,再看拉链,刚才不小心果然意外卡住了。

  哎,文静静责备自己笨手笨脚,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你忍着点,这就好。”

  文静静用手调整着裤子角度,想让拉链自行松开,哪知苏轩叫的更欢了,声音还越来越嘹亮。

  病急乱投医,文静静慌了神,这样叫外面非来人不可。

  她找准位置闭着眼睛,就用小手去抓苏轩下面丁丁。

  握住那的那一刻,文静静真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脸颊滚烫。

  手里的感觉是又粗且硬,她侧过脸往下一压,快速提上裤子,那只手迅速撒开,同抓住一条大蛇一样害怕。

  最后她终于帮苏轩穿上裤子,系好腰带。

  呼呼

  这苏轩居然依靠着隔间门睡着了,文静静这时才认真欣赏起眼前这个有点帅,有点坏的年轻人,苏轩比她大两岁,有种大哥哥形象,文静静痴痴看着,竟有些着迷。

  让苏轩在卫生间里睡觉显然不行,文静静抱又抱不动,本来他还有点意识的时候还能扶一把,现在更是无能为力。

  她也想到到外面叫人,可如果同事看见她进男厕,还抱着一个男人,肯定会有不良印象。

  于是文静静就打定一个主意,就是无论是抱还是托,都要快速将苏轩挪出男厕,这样再找人帮忙就方便的多。

  因为文静静身体娇抱着苏轩时候,只能抱到腰际,即使这样还是要努力将他挪出去。

  哎!

  事情还是超出了文静静的意料,她还是高估了自己预判。

  苏轩的身体犹如一棵大树,将文静静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幸好这隔间空间够大,不然伸腿都困难。

  文静静想喊人,却有感觉不好意思,只能挣扎,挣扎半天没有丝毫作用,苏轩的身体犹如小山似得压在她身上。

  “哎,你醒醒,快点醒醒啊,求你了。”

  文静静急的都快哭出来。

  苏轩倒是感觉很舒服,身体压在软绵绵的东西上面,还以为是在床上呢。

  “快醒醒啊。”

  文静静粉拳一下下打在苏轩的身上,和挠痒痒似得,还感觉挺舒服。

  忽然,文静静灵机一动,男人什么地方最敏感,就是下面命1根子。

  文静静在心里道:“这不能怪我,这都是你逼的。”

  她小手摩挲寻找着位置,终于找到黑蛇入口,奋起一拳打了下去。

  文静静虽然力度不大,效果还是有的,苏轩终于清醒了几分,不至于再呼呼大睡。

  “咋的了,青凤,这么快到家了,我怎么感觉你的身体年轻了许多,是不是和你整天练sp有关。”

  “你别在睡了,快点起来。”

  苏轩终于听到这一句,但没能从声音分辨出是谁,又道:“青凤你要上来自己动么,不用,你躺着让我来就行,男人就该多点担当。”

  说着,苏轩手就有些不老实起来,感觉青凤还穿着衣服,这怎么行。

  文静静急的身体扭来扭去,又不好意思大叫。

  即使刚才苏轩说这些话时,也没睁眼。

  “怎么还有两个白馒头,好香啊。”

  文静静也刚明显感觉到,下面被什么东西顶住了,这个时候她真的好想哭,真不该出来做兼职。

  正当文静静闭着眼睛等待被侵犯时,忽然卫生间门口传来呼唤声。

  “苏轩,你在哪?出来一晚上怎么还不回去。”

  真正的苗青凤见苏轩去卫生间这么久都不回去,心想不会是醉死在卫生间了吧,所以忙出来找找看。

  “哎,外面有人找你。”

  文静静像是看见了救醒,对压自己身上的苏轩说。

  “不出去,我们好才是真的好,不要管别人,嘿,你这是啥,怎么感觉尺寸变了,送我了。”

  由于苏轩经历过多个女人,现在对女人罩罩解起来得心应手,文静静还没怎么感觉到,自己的就已经被解了来了。

  苏轩将它塞进上衣口袋,还欲继续。

  此时外面的苗青凤见卫生间没动静,就去菜馆门口找,不会是逃跑了吧。

  啪!

  文静静真的生气了,自己罩罩都被夺走了,狠狠给了苏轩一耳光,不过这力度太苏轩只是觉得挠痒痒。

  “开始我还以为你是好人,没想到你居然想强1奸我!”

  文静静眼里流出委屈的泪水。

  苏轩对女人一向都坚持强扭的瓜不甜,从来不干违背女人心愿的事。

  当听见强1奸两个字,猛地清醒了很多,眼前还是有些模糊,不过勉强能扶着墙壁站起。

  文静静见机会来了,从地上慌乱爬起,重新穿上工作服装,本想离开隔间不管他,见他扶着隔间墙壁还有些呆滞,不忍心又跑了回来,架着苏轩送到卫生间出口。

  嘭!

  文静静猛地一松手,苏轩无力倒在地上,她这是对刚才苏轩侵犯的报复。

  文静静刚想跑开,忽然想到自己罩罩被他抢走了,想要从苏轩口袋里拿出来,苏轩身体力沉,根本翻不过他身体。

  她怕有人经过看见,像受惊的小兔子似得飞快逃跑了。

  刚去私家菜馆门口见苏轩的车还在,确信他还没离开,于是再次回到包间。

  路经洗手间时候,见一群人围着,有人还要打急救电话。

  苗青凤在找人,挤进去一看,这不正是苏轩么,正躺地上呼呼大睡,别人叫也叫不醒。

  “哎,麻烦你们让一让,这是我朋友,他喝醉了。”

  苗青凤急忙将他扶起,走向自己包间。

  这个时候,躲在暗处的文静静才长舒一口气,摸了摸自己胸前,小拳头使劲握了握,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