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霄楼小说网>书库>言情女生>我的光影年代> 第十三章 尾声(最后一章)

第十三章 尾声(最后一章)

  年过三十三,吕潇然明白很多事。
  第一,他只是个导演,拍电影就行,有需要的时候,说两句冠冕堂皇的话;
  第二,电影只是电影,生活应该排在第一位!
  李鞍有句话说的很对:你做了人家的父亲和丈夫,并不代表说,你就会自然的得到他们的尊敬,你每天还是要通过努力赚来他们的尊敬!这个,也是一个让我不懈怠的理由!
  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难多了。
  电影的创作,因为作者眼光或者生活,亦或者生活经历的狭窄,只抓住生活中的一面,深化描写,所以在覆盖面上就窄于生活。
  生活不一样,生活太重了,每一项都很重要——又不能什么都要!
  就比方说吕潇然,孩子出生后,在家庭里,他的地位骤然降低…
  这是事实。
  ……
  12月7号,阿谋导演的《影》上映。
  阿谋导演接受媒体采访:
  聊了很多——阿谋真的是话痨!
  “很多导演都有一个武侠梦,我相信也有很多导演有一个水墨梦,因为这是我们的文化。有时候常常会想,我什么时候拍一部电影能像水墨画?这是我很多年有潜在的,时不时会冒出来的想法,这次恰巧在《影》上实现了。”
  “中国古代题材都拍烂了,就没有拍过替身,中国史书记载中关于替身的也非常少。黑泽明拍过一个著名的《影子武士》,我不相信中国悠久的历史中没有过替身。”
  “为什么史中没有记载?他们的下场怎么样?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从哪里来?挺好玩的,所以对这个故事感兴趣。”
  “我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很有兴趣,在帝王将相的故事中,很难得有一个角度和视觉是平民的。”
  “用心打造每一个细节,把它在物质上体现出来,也才是一种传统的传承,反倒不是什么新技术!”
  “故事走向,你死我活,刀光剑影。有这样的力度才会有这样的震撼,才可以力透纸背,才可以去凸显人性的另一面。但是,这些都是表面,核心还是人性、还是情感。”
  “我自己看很像是一个莎士比亚大悲剧的结构,里面的主题也是讨论人性、人性的挣扎、生存。我也是借这样一个结构,传递中国文化的一种美学的概念,从美学的角度,对人性做一个开掘。”
  “用的都是传统的中国美学概念,它的黑白、水墨风,它的阴阳,它的八卦,太极,以柔克刚,隐忍。里面美学的那种所谓对影成三人,人心如影。是中国文化符号的一个集中表现,也符合这个故事的要求。”
  “演员选择…是吕潇然推荐的,他说邓朝可以,我们试了一下戏,确实不错!”
  很罕见的,吕潇然也来了…
  倒不是说吕潇然不支持张一谋,主要这一个多月,他几乎与世隔绝了,微博上一点消息也没有…
  ……
  阿郎拦住吕潇然简单采访了几句,要他谈谈电对影市场的看法。
  关于《影》,吕潇然之前已经回答了。
  ——非常好,阿谋导演依旧是当代大陆导演中最值得尊敬的那位。莎氏悲剧式的故事+大世界观下的小格局,表演形式也更偏向话剧。水墨画的美学体系非常统一,形式感也与影片的气质没有违和。
  现在谈的是电影市场:
  “先说大环境:全球总共不到二十万块幕,中国六万多。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么?有这么多看电影的人么?”
  “我觉得没有,当影院的增涨到了一定程度后,储量观众就只有这么多,愿意买票的就那么多!”
  “圈内大佬的名言说辣鸡观众太多,眼红自己的钱都被别人挣了。现在辣鸡观众少了,大家都没钱挣,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现在的票价涨到了接近40块,电影票本身是商品,票价越来越贵,观众眼光越来越挑剔。票房再高,无法掩盖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的事实!”
  “当然,也有好事,国内的版权意识越来越强,盗版越来越少。对整个电影产业是有利的!”
  “你也不赞成抬高票价?”
  “这不是我说了算的,影院要涨价,一帮人说什么电影是轻奢品,大众要接受高票价…挺无语的!从电影事业的一开始,看电影就是一种最廉价的大众娱乐,话题性、仪式感,其根基就是大众的广泛参与。没有海量的观众,电影就是无根之木!我是不赞成抬高票价的!”
  插一句,从18年年初开始,电影票价涨到了35块以上,更有甚至高达50块!
  以前看一部电影,最多19.9,即便是烂片,吹吹冷风也好的,现在不行了,35块以上,可以买一包不错的香烟了!
  观影人才次票房宝贵,是国外很多从业人员的共识,这也是很多国家,比如韩国,只统计观影人次的原因。
  影院这么玩,你会发现电影不是刚需品…
  “关于未来几年,你有新的计划吗?”
  “…应该接着拍电影吧,当然会更加侧重在其他领域…”
  “其他领域?”
  “生活啊,电影是电影,生活是生活…”
  “那你这次会歇多久呢?”
  “…也没多久,手头还有一部《新世界》定档明年清明档,还要做一部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
  “《我和我的祖国》?”
  “献礼片,七个导演合拍,我是总导演,宁昊、杨青他们也会来!”
  “是任务吗?”
  “怎么可能…是我们自己决定要拍的,建国七十周年嘛…”
  ……
  《影》的票房不可能太高!
  这电影其实有点无聊…
  故事就是《影子武士》的精神翻版,但是故事有点单薄,反转实际只有邓朝杀自己的那个,其他全片就是平铺直叙…
  当然画面不错。
  好在12月7号上映的片子都没啥竞争力,无论是《惊涛飓浪》、《印度合伙人》、《绿毛怪格林传奇》票房、口碑都不咋地…
  《影》迎来了半个月的影视空窗期,硬生生将自己的票房推到了8亿!
  已经收回成本了——《影》的制作成本3亿,周边授权、游戏改编已经赚回了两亿…
  阿谋很稳定!
  反正他的电影亏本的不多,纵观他的电影序列,真正称得上亏损的可能就只有《金陵十三钗》…
  然后,《与神同行》上映了。
  这次吕潇然没有出席首映,待在家——杭洲离北京太远了,他实在懒得跑一趟…
  耽误他钓鱼的时间!
  清早七点,他就拎着钓鱼桶出门,坐在船上,一坐一上午,收拾好钓鱼工具,转身回家。
  糖糖坐在沙发上,电视在放着《潜伏》…
  吕潇然放下桶,问她:“…你怎么看起《潜伏》了?”
  “…没事干,回忆一下当年,我可真青涩!”
  “是啊,确实蛮青涩的,演技也青涩!”
  糖糖不乐意:“…我又不是演技派!”
  “哈哈…你居然承认了!”
  吕潇然给自个倒了杯茶,抿了一口,味道不错…
  糖糖:“你说现在的电视剧怎么没那么有意思呢?”
  “其实,2000-2003四年,许多独特有趣的题材和人设出现在小荧幕上,给电视剧市场增添了巨大的活力和创作前景,可以说是让内地剧集质量和数量飞升的四年。之后的几年就不行了!”
  糖糖点头:“对,我前两天看了《机灵小不懂》,发现那个剧真的是各种狗血元素,但是拍的真好!”
  “还有一点,以前的影视剧讲究故事,现在的讲究集数——《上错花轿嫁对郎》仅二十集,以宅斗为主线讲了六对CP,这要是换了现在,没有六十集能让你拍完?”
  “国产剧的倒退不是一朝一夕的,想改变这种乱象也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
  “…咦,金句来了!”
  吕潇然抬头,是吴站长的台词:“抗战时期天津站被戴局长称为堡垒。现在倒好,像个婊子,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吕潇然笑了笑:“冯恩鹤先生,咱也好久没见了吧?”
  “嗯,那年做《人民的名义》我想找他的,他那年休息!”
  “没事,有时间的,刘姜导演要拍《老酒馆》,可以找他来演一下!”
  糖糖接着问:“你还记得那天试镜吗?”
  “…《潜伏》试镜?”
  “对!”
  “…记得,我们最开始已经定好了焦君燕演穆晚秋,然后看到你了…”
  “你们已经定好了焦君燕?”
  “…她是我师妹,我觉得她蛮不错,就定了…”
  “那她要是演了穆晚秋呢?”
  “…哪有那么多假设…”
  “哇哇…”
  “孩子哭了,赶紧…”
  糖糖立刻忘了自己要问什么,急冲冲上楼,吕潇然也跟着跑了起来…
  恍惚间,好像记起了第一次见到糖糖,她穿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耳边突然传来声音。
  “吕潇然…”
  “大金毛…”
  “对,是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