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蜜拉的舞台

  蜜拉松了口气,笑容瞬间洋溢在她的脸上。
  在卡露乃公布结果之前,她还是有些忐忑地,毕竟火雁现在的能力真的不差,万一呢?
  现在看来,没有万一了,她又赢了,在火雁的比试中,她依旧未尝一败。
  相较于蜜拉的得意,火雁在短暂得懵圈之后,提出想要看看两者之间的具体差距。
  “就算是输,我也想知道自己输在哪!”火雁咬着牙说道。
  盈利数据,粉丝数量,播放量,一一比较。
  火雁又打开了蜜拉过去两个月的直播记录,从直播标题到内容都粗略地看了一眼。
  看得出她真的很困惑,因为火雁和蜜拉在虚拟主播身份上惊人地选择了相同的标签。
  是一个训练师,并且热爱着玩游戏。
  和卡露乃依靠强大的阅历和杂谈控场能力塑造的角色不同,这个身份标签决定了他们需要一定的游戏理解能力。
  至于训练师这个身份,两人能够拿来说的东西基本都很吸引人,毕竟他们的阅历就比很多人厉害太多了。
  一个年纪轻轻就在乌合之众的烂泥塘里跑了个澡,还经历了生死,最终过上了恬淡的生活。
  一个早年对传说中精灵的力量渴望不已,想要学习古人的手法,从他们身上得到认可,获取力量,走上了唤醒固拉多的道路。
  现在乖乖在栖岛上打工,顺便给自己身上贴补丁。
  阅历提供给他们丰富的谈资,因此两个人基本没太大差距。
  火雁看着侧重方向和自己差不多,杂谈力和自己差不多的蜜拉能获得更高得人气十分迷茫。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路德捧着悟松的电脑坐下,决定告诉她,为什么输。
  “我在直播第一天就输了,为什么?”火雁不解,“我可是精心准备了很久怎么开场的。”
  “包括打什么游戏更能显示自己很强,怎么样凸显自己的操作强度,让观众惊叹…”
  “而且我和蜜拉应该是同一天得到卡露乃的推荐,按理来说人气差别不大,难道是推荐顺序原因…也不对,貌似先推荐的是我。”
  蜜拉嘴角上扬,嘴里的泡泡一下子吹炸了,那副志得意满的胜利者姿态让火雁别提多别扭了。
  “因为你一开始没和自己的观众,全在展示自己了。”路德一针见血地说道,“你搞清楚啊,你是在直播,不是来做才艺展示的。”
  “你上工第一天,大家对你不了解,你想让人家了解你应该是循序渐进。”
  “你应该做的是,和发送消息的观众打成一片,而不是自顾自地表演你玩游戏有多强。”
  路德捂额,给火雁点开了蜜拉第一天直播做了什么。
  前一个小时基本都是在和满屏幕的弹幕互动,以这种方式把自己的信息丢给了观众,还让观众有极强的参与感。
  而火雁…她开播第一天展示了一个极强的游戏党的素养。
  不愧是能在游戏里带飞希罗娜的神人,带着希罗娜负重训练练出了一手强大的技术。
  观众的确看傻眼了,好评率很高,但是这种极度专业的游戏打法吸引来的粉丝范围很狭窄。
  于是,火雁虽然也逐渐起飞,但是却没有蜜拉飞得那么高。
  蜜拉这个人最厉害的一点莫过于,做一行,精一行,哪怕刚开始做,也能立刻嗅到成功的捷径。
  路德不得不夸一句自己,当初救下蜜拉真得太正确了。
  “直播能做到,台上的是演员,台下也是演员的人才是成功了。”路德说,“这也是你输掉的对决的主要原因。”
  火雁听了路德的话已经服气了,但是听到路德说这是“主要原因”,内心小小地不甘促使她决定问问自己又输了哪些细节。
  “你确定要听?”路德问。
  火雁倔强地挺直了身子,她今天便是要输也要输得明明白白。
  “蜜拉直播第一天就造了一个关于自己名字的梗,故意念错自己的名字,念错的那个名字直接成为了她的外号。”
  “人对于新鲜事物的了解需要快速直接的方式,一个形象的外号让她的粉丝宣传她变得很容易,事故还能当做卖点讨论。”
  “蜜拉的人设更有冲击力,说的俗气一点,就是很色气。”
  “该露不露,隐隐若现,引人遐想,第一眼的冲击力很强…你找画师找错人了,要么就是提要求不会提。”
  “蜜拉经营自己的粉丝很用心,直播第一个星期便主动给粉丝们分享了自己训练精灵的细节。”
  “虽然对我们这种人而言,看起来太儿科了,但是人家粉丝觉得你真的有在关注他们的诉求,而且这还是分享自己,让粉丝了解她的一种方法。”
  “半个月时候,蜜拉主动参加了公益行动,决定把本月的收入捐献给今年神奥北方受灾的城市。”
  “这个行动直接让她的人设更加完美,路人缘爆炸,你看看光这一个视频就吊打你多少播放量…说句题外话,人家让了你一个月,还领先你五十万盈利,你应该服气了。”
  蜜拉的操作路德都看得出来,但是让他自己上去做,他应该是做不来的。
  以至于路德时常会想,现在的生活对蜜拉而言是不是太寡淡了,以她的能力,认真做一件事不仅能做得很好,还能做到专精,以此闻名。
  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许久,火雁像是做好了觉悟一般,站起来,走到蜜拉旁边,像是放下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你赢了,我认输。”
  火雁愿赌服输,大家都很好奇,蜜拉接下来一个月会做些什么。
  蜜拉没有立即使用自己胜利者的赌注,而是笑着说:“我的直播时间快到了,饭点再喊我。”
  说完,她转身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卡露乃也笑了,她很欣赏蜜拉,从性格包括做事风格都充满了一种独特的韵味。
  自己也曾悄悄扶持了不少底层的直播主,但是每一个能做到蜜拉这样迅速爆火。
  卡露乃若无其事地瞥了路德一眼,两人视线交汇,许久,路德叹着气,侧过脸。
  仿佛读懂了什么,卡露乃似有惋惜之意,但转瞬即逝。
  她转头安慰火雁道:“你其实不差,只是领悟得稍微晚了一些,因此没她热度这么高。”
  火雁惆怅地摇了摇头:“愿赌服输,不管怎么样,输了就是输了,她还是比我厉害,我依旧没能比赢她,这是事实。”
  “但这不妨碍我继续挑战她…”火雁握紧了拳头,“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下次不行,还有下下次,我一定能赢。”
  不知何时起,超过蜜拉就成了火雁的一个目标,她如此努力地给自己打补丁,变得全能,不仅是因为栖岛,还因为铆足一股超过蜜拉的劲。
  从上栖岛第一天开始,她和蜜拉的吵闹就没停止过。
  然而正式的较量里,她就没有赢过一次。
  火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战胜蜜拉,但是她也懒得去思考,只想着遵循自己的本心去行动。
  “也不知道蜜拉这个月会有多恶趣味…”
  想到这里,火雁突然打了个寒颤,似乎一脸坏笑的蜜拉就在眼前。
  蜜拉没有一脸坏笑,而是夜深人静时跟路德喝着提布莉姆调配的果汁,享受着晚风吹拂,坐在庭院里惬意地发呆。
  “你总是能做得很好。”
  果汁喝完,路德打开了一罐汽水,递给蜜拉,夸奖道。
  “你现在才知道吗?”蜜拉笑着反问,“你该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亲自拉回来的人能差到哪去?”
  蜜拉的笑容总是充满活力,异常具有感染力。
  “凤王之约结束之后,有考虑过开始新的生活吗?”
  没有起承转合,更没有铺垫,一切突然地像是一把刀,忽然地从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刺出。
  路德说这句话毫无征兆,蜜拉拿着汽水的手有些颤抖。
  “哈哈…哈,你的幽默感什么时候这么次了?”
  “我认真的。”
  路德神情平静,他没有在开玩笑。
  “为了防止你误会,我说说产生这个想法的原因好了。”
  “你来到栖岛之后,无论负责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很好,总是能超过我和麻衣所想的好。”
  “无论布置的事情你精通还是不精通,你都会努力把它变成精通,然后笑着表示,自己能搞定。”
  “今天的比试结果就是最好的例子,你对于新行业的适应,精通,学习的速度令人诧异,卡露乃曾不止一次偷偷问我,愿不愿意让你和她同台演出。”
  蜜拉呆滞了。
  “卡露乃…邀请我?”
  路德点头:“合作出演电影,她帮你铺路,你只需要去就好了。”
  “可我从来没有当过演员,也不知道该怎么演!”
  “你总是学得很快,不是吗?”路德平静地说,“你只需要下定决心,剩下的卡露乃会教你,我相信你也很快就能领悟。”
  “蜜拉,你很出色,如果没有万年青,你的名字会熠熠生辉,我相信你的追随者只多不少。”
  “现在也不晚,你的机会又来了。之前的我很自私地把这个消息压了下来,卡露乃给我面子,没有偷偷去找你。”
  “我对你说声抱歉,我不该那么做,但是当时的我…有些奇怪的执念吧。”路德苦笑,“那些执念不说也罢。”
  “总之,之后我才想明白,我不该为你做出选择,你也不是我和栖岛的所有物。说到底,你在栖岛上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
  “我救了你的命不假,可是你在栖岛忙碌了这么久,人情也还了七七八八。”
  “你如此优秀,应该拥有更大的舞台大放异彩。”路德斩钉截铁地说,“你也配得上那样的舞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