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没必要隐瞒


    那两人是真的缺钱,见嘉渝丝毫不退缩,也没有办法,便同意了。
    “现在资金有了,我回去想想设计的事情。”
    水程见资金方面得到解决,这岳芷也是经管系有名的学霸,现在看人也还不错,也就同意了。
    “你这不算是为岳家拉的吧?”
    宋辞在三人即将分开的时候,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视线直直的落在嘉渝的身上,带着丝丝的犀利。
    关于嘉渝被自己妹妹撬了墙角的事情,班上都传遍了,他自然也知道。
    现在嘉渝突然找上他,要投资,很不正常。
    “为我自己。”
    嘉渝也没有隐藏,没必要隐藏,这两人也不会到处乱说。
    分开之后,嘉渝便回了岳家,只是她没想到的是。
    这会儿童家跟岳家两家人正和乐融融的讨论着童书棋和岳岚的婚事。
    嘉渝一进门,就像按了暂停键一般,整个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
    六个人齐刷刷的看向她,在嘉渝毫不客气的回看过去后,又不自在的收回了视线。
    只是之前讨论的事情,到底是不好意思再说了。
    当着嘉渝的面,他们也交流不起来了不是。
    嘉渝刚刚已经在外面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了,也就随意的点了点头,招呼都懒得打了。
    上楼之吼,嘉渝还可以听到客厅里童夫人不甚满意的声音。
    “你们岳芷,现在是越来越……”
    童夫人顿住了话头,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自然知道她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
    “她从小就这个样子,冷冰冰的。”
    童夫人说完之后,心有戚戚的接上了桐夫人的话头,对嘉渝的不喜表现的淋漓尽致。
    嘉渝就想呵呵了。
    这确定是亲生的吗?怎么外人在说自己女儿不好的时候,还应和的?
    是不是傻?
    嘉渝也不想多说,但是吃完饭之后,便被岳芷的父亲叫住了,让她跟着去书房一趟。
    “坐吧。”
    岳父示意了一下,然后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儿。
    之前,他还在为这个女儿骄傲,但是现在,却觉得这个女儿太冷淡了,甚至是有点冷漠。
    那双眸子很平静,在他们混淆了婚约之后,她竟然还是这么平静,平静的让人觉得是个冷血的生物。
    “你对于这事是什么看法?”
    莫名其妙将原本属于她的婚事抢了,她有什么想法?
    还是因为不喜欢童家那小子,所以觉得无所谓?
    “这事童家准备给我什么补偿?”
    这事说起来,是童书棋和岳岚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岳岚毕竟是自家人,要是问岳父要补偿,那肯定没有,所以嘉渝只说了童家。
    “补偿?”
    想要补偿?
    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想着要从其中的得到利益,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
    岳父的瞳孔缩了缩,这样冷血的女儿,要是公司到了她的手里,那还有他的事情吗?
    “父亲不是说任何事情都要从利益上考虑吗?”
    嘉渝见岳父一副不悦的模样,轻笑。
    当初教导原主的时候,可是诚诚恳恳的说着,一切事情都要以利益为上,其他的都是其次。
    “而且父亲担心什么?”
    嘉渝很是不解的看着岳父,语气轻描淡写的说道:“将童家的东西掌握到自家手中不好吗?”
    岳父的眸子一亮,之所以跟童家交好,自然是两家人有着利益的牵扯。
    现在嘉渝一句话倒是让他反应了过来,完全可以借着这事,让童家吐点血。
    “很好,你学得不错。”
    自以为想得很清楚的岳父面露赞许,毫不吝啬的夸了一句。
    “如果父亲没什么事了,我就先离开了。”
    岳父想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现在想的是怎么从童家得到更多的利益。
    就像嘉渝说的,将别人的东西拿过来,握在自己手里不好吗?
    很好啊。
    所以就需要好好的算计一番。
    “你有这个想法很不错,接下来的几天就先委屈你几天了。”
    岳父对嘉渝说道,为了利益最大化,委屈嘉渝是必须的。
    “我没事。”
    一点也不委屈,反而很开心。
    到时候东西是赔给她的,又不是给岳父的。
    所以他现在对她的夸赞,在东西到不了自己手里的时候,估计想杀她。
    啧,利益至上呀,亲爹,这是你教的。
    他就没理会到自己话中的深意吗?
    嘉渝离开之后,在走廊上看到了岳岚。
    “姐,你跟爸爸说了什么?”
    看嘉渝的样子倒像是没什么事,可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岳父喜爱她,岳芷之前没有给两家人好脸色,岳父怎么没有教训她,反而让她一脸开心的走了出去。
    “没说什么。”
    嘉渝不想理会岳岚,能抢自己姐姐的未婚夫,人品也就这样了。
    别跟她说什么情不自禁和真爱,她根本就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
    跟一个人相处,总要计较的,即便表面上不介意,可还是会下意识的进行分析。
    童书棋要是长得一般般,没有童家做背景,岳岚会看上他?
    不会!
    人都是自私的,永远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童书棋是岳芷的未婚夫,是童家的继承人,在学校成绩好,长得不错,这些都是他的优势。
    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是吸引岳岚的关键,所以才会不控制自己的情感。
    还想要用真爱站在最高点,来指摘岳芷,说童书棋本就不喜欢她,他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幸福?
    可幸福从什么地方体现,她知道个屁啊。
    嘉渝觉得自己的幸福就是,每天能吃了睡睡了吃,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被生计所迫。
    然而,嘉渝觉得,这个梦想实现的时间还不可知。
    毕竟她现在是人家手底下一小小的员工。
    “怎么可能?”
    岳岚失声尖叫,声音有些尖锐,让嘉渝蹙了蹙眉。
    怎么就不可能?
    难不成她觉得自己没有被岳父教训,所以心里不舒服?
    我擦,要是这样的话,这包着黑芝麻馅的妹妹可能真的有毒。
    岳岚被嘉渝似笑非笑的眼神吓住,悄悄退了一步。
    岳芷怎么会有那样洞悉的眼神,像是将她整个人都看穿了一样。
    这让岳岚很不自在,抿着唇没有再开口。
    书房的门被打开,岳父看到站在走廊的两姐妹,不明所以。
    “怎么在这里?还不回去休息?明天要不要去上学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