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霄楼小说网>书库>历史军事>我是出道仙>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怨气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怨气

  虽然我还没伤到不能动的地步,但为了晚上的行动,我还是躺了一天,这期间无论是喝水还是吃东西都有小瑶姐和耿耿姐进行投喂,我算是体验了一把皇帝的生活。
  中午老赵来邀请我们去吃饭,被我们婉言拒绝了,不过晚上他又来了,这次我们不能再拒绝了,毕竟晚上还有计划。
  我强大的自愈能力起到了作用,虽然还是很疼,但伤口多数已经结痂了,于是也跟着一起去了。
  饭桌上老赵再次邀请我们喝酒,就连我这个病号都没能幸免,用老赵的话说,喝酒能杀毒,有助于恢复。
  我倒是并不反感这个,因为我没吃头孢,不至于因此升天。
  吃饭的时候我还和老赵打听了一下村里谁会做吊脚套,结果老赵说绝大多数人都会,毕竟住在山里,经常弄套小动物的,触类旁通了。
  这就让我为难了,村子里那么多人,也没办法一一排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老赵再次委婉地提出了送客。
  赵齐天尝试着做出恋桌的样子,不想离开,但几乎就是一瞬间,老赵一家三口的脸色都冷了下来,包括那个小女孩。
  我当场傻眼,这就是传说中的变脸比翻书还快吗?
  为了避免进一步激怒他们,我们只好从老赵家走了出来。
  我想趴在窗口观察一番,却发现他们都站在屋里盯着我们。
  “先走,别在院里待着。”小瑶姐说道。
  我们快速退出了老赵家的院子,因为距离变远,且光线不好,我已经看不到屋里的情况了。
  “快来猫起来。”耿耿姐躲在我们这边的院墙后面,对我们招了招手。
  待到所有人都躲好以后,赵齐天探出头,用望远镜看向了老赵家的屋子。
  看了一会儿后,赵齐天缩了回来,“没人啊。”
  我从他手中接过望远镜,也探头去看,作为一个老板,赵齐天这货的望远镜居然还带夜视功能的。
  从放大后的视图来看,这望远镜是热成像原理的,而我很讨厌那花里胡哨的画面,于是关掉了夜视功能。
  没曾想,我这一关夜视功能,老赵一家三口突然就出现在了镜头中。
  由于画面是经过放大的,我吓了一跳,险些摔倒。
  定了定神后仔细观看,我心中的恐惧更强烈了,因为我发现老赵一家三口的肤色都很诡异,是那种青灰色,死人才会有的颜色。
  这绝对不是光线原因导致的,无论是多么黑暗的光线下,活人的皮肤都不会是这个颜色。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他们居然开始掉渣了,也许这样形容不太准确,他们先是衣服化成了飞灰,继而皮肉开始成片的脱落。
  这些脱落的部分也会在空中变成灰尘,待到所有的皮肉掉干净,他们的骨架轰然倒塌,成为尘土。
  画面一阵抽搐,就如同电视受到了强电流干扰一般,再次恢复正常的时候那桌酒菜已经消失不见。
  我完全忘记放下望远镜了,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发呆,直到赵齐天捅了捅我的后背,“劳动节你看到啥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缩回头,把看到的一切都和他们说了。
  “果然有古怪,难不成这些村民都不是活人?”小瑶姐说道。
  “不能啊,白天的时候他们有体温,有影子,而且我没在他们身上感受到阴气和鬼气。”耿耿姐说道。
  “先进屋,外面恐怕不安全。”小瑶姐左顾右盼地说道,看起来被白天的事留下阴影了。
  回到屋里,我靠着被褥躺在炕上,心中还在回忆刚才的那一幕。
  两天的相处下来我觉得老赵一家人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那个小姑娘,特别可爱。
  可是,从刚刚那一幕来看,他们真的是人吗?
  “奇了怪了,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难不成这一切都和那口井有关?”耿耿姐推测道。
  “夜探?”小瑶姐语气中带着犹豫。
  “说不定那口井晚上才会出现异常呢。”赵齐天说道。
  我觉得赵齐天说得挺有道理的,毕竟村民们白天都生龙活虎的,晚上却都消失了。
  “那好吧,不过都小心一点,五一你身上还有伤,就别去了。”小瑶姐做出最终决议。
  “大姐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会更危险的,我还没那么虚弱。”我苦着脸说道。
  虽然现在我已经比以前胆子大了好多,但想想隔壁三个人就那么消失了,村里的其他人很可能也是相同的情况,我又怎么敢一个人待在这地方。
  “姐姐这不是关心你嘛,好吧,既然害怕,那就一起出发吧。”小瑶姐拍了拍我的头。
  我没有反驳,哥就是害怕怎么了,还不让人害怕吗?
  简单地准备了一下我们便出发了,其实也没啥准备的,就是拿上了扫把擀面杖等物防身。
  这是我第二次走在夜里的村子,一样的寂静,可是这次我知道了原因,所以心情完全不一样。
  赵齐天也是和我差不多的状态,不时回头,目光对四周的扫视就没停下来过。
  耿耿姐和小瑶姐虽然装得很淡定,但她们两个已经缩在了我和赵齐天中间,小瑶姐抱着擀面杖,耿耿姐攥着一把羊角锤。
  等到出了村子,眼看着距离小庙越来越近,走在前面的我已经开始用手里的木棍探路。
  白天能够遇到吊脚套,天知道晚上会不会遇到别的什么陷阱。
  我尽量避开树下和杂草多的地方,因为断腿夹就可以藏在草里。
  担惊受怕地来到了小庙门口,我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先观察了一番里面的情况,确定没人以后才放心进入。
  赵齐天主动请缨留在门口守着,说自己看也看不出什么来,倒不如放哨来得划算。
  我走到古井旁边,探出头来把手机的光芒打向下面。
  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晃了晃手机后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水面类似玻璃,是会反光承影的,为啥没有光芒反射回来呢。
  “你们快来看。”我激动地对其他人喊道。
  “你们快来看……来看……来……”井下传来阵阵回声。
  我听着听着便觉得有些不对,根据声音的反射原理,不都应该是音节从前到后依次消失吗?为什么到最后回荡着的是倒数第二个字?
  而且从井下传来的声音很怪,一点都不像我的声音,就好像有一个妖怪在下面对我喊道:“来……来……”
  “发现什么了吗?”小瑶姐和耿耿姐一起凑到了我旁边。
  “你们看下面。”我再次把光芒照射下去。
  很快她们也都发现了问题,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耿耿姐顺手就摸出了一张符纸,双脚分开同肩宽,双手夹住符纸,大喝一声:“敕令!”
  符纸腾地一声冒出火焰,那火焰居然是蓝色的,忽高忽低地跳动着。
  耿耿姐没有耽搁时间,直接一把将符纸丢了下去。
  井中向上的微风并没有吹动符纸,符纸缓慢且稳定地下沉着。
  这一手厉害啊!我心中暗自赞叹,这样的符纸拿到网上去卖,一张一万恐怕都有人要。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耿耿姐当时所使用的符纸需要法力催动,就算普通人拿到了也没用,点燃后也不可能出现奇异的变化。
  符纸落着落着便消失不见,消失得很突然,好像掉在了水里一样。
  还没等我们探讨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井下忽然有灰气窜了上来。
  这气体出现得很突然,我拉着小瑶姐她们快速地退了几步。
  灰气冲了出来后在井口盘旋着,就好像一条灰色的长龙。
  “怨气!”耿耿姐瞪着大眼睛说道。
  “走!”小瑶姐从后面拉着我们俩退出了小庙。
  我倒退出小庙的时候,看到那灰色的雾气居然在蜿蜒行进,朝着我们过来了。
  “你们怎么了?”赵齐天还不解地询问。
  “先下山,离开这个村子,天亮再回来!”小瑶姐朝着停车的方向飞奔。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不过跟着跑总没错。
  我们这一跑就直接跑到了停车的地方,一路上我都没来得及回头看看那灰气是不是追上来了。
  所有人都上了赵齐天的车,赵齐天发挥出自己优秀的车技,快速挑头,朝着远离村子的方向冲去。
  “呼……我就知道那口井不会简单,没想到居然有实体化的怨气在里面。”小瑶姐喘了口气说道。
  我问小瑶姐怨气很危险吗?小瑶姐说如果单是怨气倒不是特别危险,但往往浓厚的怨气都是极为厉害的鬼物所携带的。
  刚刚那怨气似有灵智,保不齐就有鬼物寄身其中,我们激怒了它只能选择逃跑或者决战,决战的话毫无准备的我们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与送死无异,倒不如先走为上。
  “开慢点,好像不追了。”小瑶姐趴在后座上看了一会儿后说道。
  赵齐天开得真的太快了,路况又不好,车子颠簸得厉害。
  赵齐天闻言收了油门,车子这才渐渐稳定下来。
  “诶!劳动节你看前面是不是起雾了?”赵齐天忽然对我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