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霄楼小说网>书库>历史军事>马甲厨娘不动情> 第298章为友出气

第298章为友出气

  “花家主请!”冉长乐抬起头,已是笑靥如花,“夜家主请!”
  稍后宝公主带着一众仆从婢女来了。
  “那个谁谁,本公主给你送丫鬟来了!”
  冉长乐听着声音知道宝公主来了,也只有她敢如此大呼小叫没礼貌。
  冉长乐头也不回,依旧和各位家主说笑着。
  倒是夜景神色冷了几分,冷冷回头扫一眼宝公主。
  宝公主一看,竟如此俊俏,自动忽略了他的冷眼,小碎步跑到冉长乐跟前,捏着嗓音,娇柔道:“姑姑,父皇怕你无人可用,特意让我给你带了一批过来。”
  说话间,眼神时不时瞄向夜景。
  敢情是冲着夜景来的?冉长乐憋了撇嘴,故意不介绍夜景,反问道:“呦,这下记得本王是你的姑姑了?”
  “姑姑!”宝公主躲了躲脚,撒娇道,“宝儿对姑姑像对母妃一样的爱戴,怎么会不记得姑姑。姑姑就会取笑宝儿……”
  “打住!”冉长乐毫不客气道,“本王从记事起,一直和宝公主不和,每次见面不是我拿石头扔你,就是你拿脚故意绊我摔倒。
  咱俩的感情没那么好,本王跟你也不熟!”
  宝公主简直恼死了冉长乐,在这么多世家面前,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
  她一直都是父皇最宠爱的孩子,每个人更是努了力的巴结她,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当下宝公主就红了眼,泫然若啼,可怜兮兮的看向夜景,期望这个俊俏的男子能为她说一句话。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哪知夜景一个眼神也没赏给她!
  冉长乐嘿嘿一笑:“宝公主知道他是谁吗?”
  宝公主下意识的回道:“他是谁?”
  “夜家新任家主,夜景。”
  “就是那个北冥的陆生?!”宝公主一声尖叫,似乎夜景是什么洪水猛兽,连忙后退几步,眼中的爱慕退了个干净,鄙视道,“原来是从北冥出来的贱民!以为改个名字就可以做为人上人了,呵呵,骨子里还是贱民!”
  冉长乐忽然冷了脸,气息冰冷的如寒冬腊月,她一步一步走向宝公主。
  夜景是她的朋友,更是帮她把鱼宴开到了西凉。
  侮辱他就是侮辱她!
  “你,你要干什么?”宝公主看到气息冷冽的冉长乐,忍不住又后提了几步,色厉内荏道,“我说的是实话!”
  “本王也是在北冥长大,宝公主的意思是本王也是贱民?本王是大秦皇室正统,夜景是夜老爷子滴孙,你贵为一国公主,不体谅安慰罢了,还出言侮辱!
  今天本王就替皇兄好好管教管教你!”
  冉长乐说完,甩了宝公主几个响亮的耳刮子!
  宝公主不敢置信的捂着脸,从小到大,她从没有受过一句重话,更不用挨打了!
  冉长乐甩甩手,对宝公主身后的婢女喝道:“把宝公主带回去!本王是贱民,本王的德王府容不下高贵的宝公主!”
  “秦晚晚!”现在才清醒过来的宝公主,大骂,“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本王是你的亲姑姑,又是皇上亲封的德王。你要杀了我?呵呵……”
  冉长乐哂笑,走到夜景眼前,笑道,“夜家主,可有利器,借来一用?”
  夜景知道冉长乐是在为他出气,他内心感动,语气也带了颤音:“进德王府,怎敢带兵器?”
  “老夫有!”
  一声大喝,夜神来了!
  自己的徒儿和孙儿受了侮辱,他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直接扔给冉长乐一把鞭子,怒道:“老头子的孙子就算是公主也不是能随意谩骂侮辱的!”
  冉长乐接过鞭子,压下激动,师傅来了!
  两年未见师傅,她想师傅了!
  夜神看到冉长乐眼角的湿意,忙又大喝一声提醒她:“虽然你小时候扒光了老夫的胡子,害得老夫三个月没敢出门,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老夫早就忘记了!
  老夫不会打你的!老夫从来不打女娃娃!”
  夜神轻功第一,又是桃花门主,背后又有整个夜家,论得宠程度,夜家虽然比不上风家,但论真正的实力,夜家碾压风家!
  这也是为什么夜景接管夜家,皇上不敢明着插手的原因!
  冉长乐赶紧收了泪意,朝夜神行了晚辈礼。
  是啊,这个时候不是叙旧的时候,多亏师傅提醒了她!
  冉长乐握着鞭子,一连抽了宝公主三鞭子,冷道:“你应该庆幸,你出生在皇家!”
  “秦晚晚!你不得好死!”宝公主怒红了眼,“我要告诉父皇,让父皇杀了你!”
  “相反,皇上不仅不会杀你,还未褒奖我。”冉长乐冷斥,“还不把宝公主带回宫!”
  宝公主气势汹汹的来,满身伤痕的回。
  “让几位见笑了,里面请!”
  冉长乐微微一笑,做了请的姿势!
  ……
  送走最后一个祝贺的人,冉长乐拍了拍酸疼的腰。
  “哎呦!谁打本王!”屁股突然挨了一鞭子,冉长乐又羞又怒,瞬间蹦了起来,“啊,师傅?”
  看到师傅一脸怒容,冉长乐瞬间怂了,狗腿子般猛然扑过去,哽咽道:“师傅!徒儿想起你了!”
  “少拍马屁!”夜神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眼前鲜活的徒儿,他又想起那日身穿红色嫁衣的她,孤单一人埋葬在望天崖情景……
  他狠狠把眼泪逼了回去,颤抖着道,“都是师傅没用,没有找到万年人参,没有及时解了你身上的毒,徒儿,你受苦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冉长乐在夜神身上蹭了蹭眼泪,撒娇道,“当初我知道自己活不过及笄之年时,心里很怕很绝望,更怕师傅会伤心难过,所以,才偷偷一个人上了望天崖……”
  “我才不会难过!更不会掉眼泪!少了个气人的徒弟,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夜神故意恶狠狠道。
  他不知道,他那天惊天动地的痛哭,北冥寒已经告诉冉长乐了……
  “师傅,是徒儿不孝。”
  “胡说!我的徒儿是天下最孝顺的徒儿!”夜神再次拍了拍冉长乐的肩膀,道,“你能让皇上封你为王,是好事。这样一来,诸事行来会方便安全许多。”
  “嗯。”冉长乐吸了吸鼻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